0
微博
Qzone
微信

危机与机遇 | 后照明时代思考

阿拉丁照明网2019-12-12 10:29:31

       很多年以后中国照明发展史上会记住2019年12月2号这一天。

  一个行业因为一段新闻播报而陷入集体困顿中,这很不正常。

  说明这个行业依赖某种事务程度很高,不堪一击,经不起风雨的洗礼。

  但也许——

  置之死地而后生,犹如凤凰涅槃,火浴之后脱胎换骨,灵魂升华。

  很多年以后肯定会有一批人回首往事自豪地说——

  我挺过了多少次寒潮啊!

  实在地说,这是照明业所经历的最冰冷的一个冬天,寒潮会持续很久,现在还看不到解冻的时刻。大寒初至,本来一片茁壮生机的行业瞬间蒙上霜冻,才发现原来我们是这么脆弱!怎么活下去,成为每一个照明人的生死拷问。

  也许一个行业没有风雨的磨砺就不会走向成熟,一个人没有面对过生死考验,心境就不会蜕变。

  英国人培根说——

  如果你对自己和社会认识还不够多的话,那是因为你所受的苦难还不够多。

  这只是一场比赛的中途休息,还远没有到达比赛结束时间。如果你现在就着急下场,那无疑你会成为一名失败者。比赛比的就是毅力和耐力,比赛中一定会淘汰一批人,成就一批人。现在的照明行业就是这样,充满了巨大危机,也暗藏着复苏的机遇和挑战。

  前一阵子在项目现场调研,遇到了几位中部省份的年轻设计师,他们很敬业,在寒冷的天气里认真测绘、记录每一栋楼,对每一处场景都做拍照,这是为一个西北极寒冷的边陲小城做照明规划准备。只是当我和他们交流起关于这座城市的照明要如何实施的时候,他们就茫然了,他们答不上来对于这座城市的认识和了解,如果有,也是从官方或者百度上寻到的知识,而缺乏自己的真情实意理解。更梳理不清楚做一座城市的照明需要把握哪些关键因素,怎么提纲挈领把设计和逻辑做的饱满且流畅。

  设计在他们眼里只剩下画图这一件事。

  这些年轻设计师用软件绘制的图画看似流光溢彩,夜晚很绚丽,但是设计的空间却没有生命力。为什么去设计,为谁设计,设计后的结果是什么,这些都不在他们思量范围之内。他们只是为画图而画图,说不出这些画图之后的因果关系,更讲不出为什么城市要亮,亮过的城市怎么和城市的需求、属性、发展、愿景对应的上。

  当前的室外照明设计业是最混沌的时刻,也是最被工程公司绑架的时刻。没有哪一个设计门类如此沉重地被工程商所左右,建筑设计和建筑承包商的关系,室内设计和室内施工单位的关系都很正常,你很少见到建筑师听命于承包商吧?惟有照明设计与照明工程商的关系是最扭曲的。尤其是EPC项目大面积出现以来,以工程公司为主导的联合体占据了大多数话语权,设计师成了这场工程商和政府之间来回拉锯战的枪手或者帮衬。

  这种关系主导的照明市场,还能用什么来遏制施工企业的异化与野心?

  做为一家工程公司最大的梦想也许就是上市了,到2019年底中国A股市场上市企业3688家,如果中国的注册公司有两千万家,大概从八千家公司里面能走出一家上市企业。当你想上市的时候,你要想一想怎么才能胜过另外的八千家公司,成功IPO。照明工程作为国民经济中附属位置的产业,要想在如此激烈竞争中成功上市,难度可想而知。并不是企业有了年产值两三个亿,就有了上市的资本,而是你如何回答审查委员们的第一个提问——

  你们如何保证每一年都有连续的产值和利润?

  多不容易啊!谁敢说自己年年都是好光景?

  正因为大家野心勃勃,才让这个行业泥沙俱下;正因为行业沸腾,才让照明大事件层出不穷。当我们把照明行业的发展建立在、寄托在以政府大规模投资为基础之上时,也就把这座看似巍峨的城堡建在了沙滩上,每一个不确定因素以及政策变化都是摧毁这座城堡的外力。

  照明人的命运并没有掌握在照明人的手里。

  把自己的命运交付于巨大的风险中,怎么会有全身而退的可能呢?

  今年我参加行业的聚会、论坛少了,一个原因是大家谈论的话题空洞并且无趣。论坛之为论坛,关键在“论”,众人有争论,有议论,有评论这才是一个论坛该有的样子。而照明行业的论坛听一百场和听一场是一样的——或者是宏大叙事照明的案例展播;或者是灯具厂家的自我推销;或者是专家学者的技术讲座;或者是智慧城市的智能灯杆。我们听不到行业真实的声音,对于问题的追究,对于失败的检讨,对于谎言的戳穿,对于照明的梦想。

  照明人的论坛是一场自娱自乐的游戏。

  我们走不出去,也不愿意走出去,我们在这个自我封闭的圈子里多舒服啊。每当有跨界的声音,也都是些陈词滥调,谁在真正研究照明的市场发展需要什么样的人来做跨界?一次次的聚会和论坛,我们见识的都是老面孔,大家一起推杯换盏,照明人的狂欢多么让人留恋。

  市场骤然转冷的今天,我有点怀念这种大场面了,最少大家可以报团取暖。

  明年还有吗?我很期待。

  那么接下来照明行业该何去何从?

  当市政照明这扇大门被突然关上的时候,“上帝”还给照明人留下什么窗口?有人说可以去转型室内照明,那是一个稳定的、少受政策干扰的市场。

  中国的室内照明伴随着室内设计行业的迅猛发展已趋成熟,并且室内照明的份额、渠道、上下游、业务链都已经定型,这时候一波照明人抢滩室内是不明智,并且也得不到立竿见影的收获,室内照明所需要的技术力量、艺术氛围更强,这远非粗陋的室外照明设计所能比拟。在一个理性的市场中,更需要设计师去深耕细耘,急躁不得。

  照明只是整个城乡建设系统中的一个环节,照明行业的成功是因为补充了城市基础环节中光环境的薄弱,在最需要城市亮起来吸引市民参与夜间活动的时候应运而生。照明行业的失败也是因为当不断满足了基础设施的不足之后,市政市场逐渐萎缩,并且受到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巨大影响,而出现暂时性休克。照明是城市夜晚的底色,并不是全部,城市建设配套起来的还有城市视觉设计、城市家具设计、城市景观设计、街道活化实践、街区文化复兴、居住生态修复等等,照明只是这一系列中的一个分支环节。

  我们可以在这个分支环节上做的很出彩,很有亮点和新意。但必须配合其他设计一起来实现城市的完整改造。深圳设计师王天提出的城市视觉系统设计是一个好办法,他将夜景照明、户外广告、商业立面、店招牌匾、城市家具、视觉导视、小品景观等融合在一起完整操作,照明只是城市文脉复兴的一个重要支撑。中国城市当前面临着大量的环境整治和街道改造任务,因为我们的城市个性化和地域性几近泯灭,政府在恢复城市特征的打造上不仅投资大,而且持续时间长。

  也就是说将照明融入到城市的整体改造中去,而不是寄希望于某次重大事件,这是走向理性发展的第一步。

  下一步的照明设计更加趋重于项目的文创。文创是什么?文创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文化创意”,而应该是——

  文化创造价值。

  文化没有产生价值就不具备传播性,没有传播性的文化无人关注和欣赏。

  明年可能对于文化旅游的关切会成为照明业的重点,发展文旅夜游也符合国家提出的“夜间经济”主张。如果我们把夜间经济视为一个整体,这其中照明扮演了最基础也是最关键的角色,夜晚光环境的精彩是“夜间经济”发力的关键点。

  光环境怎么做精彩?难道还是回到市政亮化的老路,以多装灯多照亮为解决之道?目前看来这种思路是行不通的。虽然明年城乡文旅中夜游的比重会逐渐增大,我们也可以预感到三年内中国的景区不做个夜游,你就不好意思叫做景区。虽然我们知道这种夜游在很多项目持有者心里还是去找灯光工程公司来做,但我们还是想将项目的生成到产出设计一套合理的模式,让夜游项目活下去,这是照明设计师需要关注的核心因素。

  如何让夜游项目活下去,这就不是单一的灯光照明所能解决的,而是将灯光创作和文创IP、商业模式、营销推广等多种环节整合到一起成组合打法,彼此协同作战。从项目的开始立项就有文创设计师和照明设计师、商业策划师会商方案,我们称之为“夜时态全案解决方程式”。

  照明设计和文创设计的融合势在必行,我们发现很多照明项目对于文化的植入越来越迫切——照明影像、照明图形、照明格调、照明载体等等,这些都在凝聚成一种照明的外显价值。文创产生内容,内容产生黏性,黏性产生流量,流量产生消费,有消费才能让项目更好地活下去。

  今天伴随着市政亮化也出现了很多所谓的城市灯光秀和灯光节,没有文创投入与商业模式的这些活动,无一例外都是“潮汐式”观演。那些汇集而来的观看者大多数是本地人,然后搭建起类似于庙会一样的场地,冰糖葫芦、羊肉串、烤面筋、套圈、飞镖......农村赶集一样的灯光节出现在城市广场,这也不能称为夜间经济。大多数的灯光秀都是本地人在看,产生不了消费带动。于是有一句话这样说——

  没有长沙臭豆腐的夜游都是好夜游。

  夜游的目的是整合优势文化,做文化输出,吸引年轻人来消费。今天90后和00后年轻人总数达到3.3亿,他们的消费能力占到了旅游总收入的70%。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人群基数,我们做夜游想要盈利,那么所做的内容就要满足于、服务于这批人的需要。

  我们可以看到照明又出现了新的动向,那就是想要做好设计,做好项目,就不能单纯从美学和艺术角度入手,而更应该看到消费市场的变化,要去研究夜游的玩法,研究消费者心理学。比如年轻人现在喜欢什么?电竞?直播?抖音?密室逃脱?手游?国潮?......我们用什么样的设计手法将这些时尚事务植入到灯光设计中去,让游线更好玩,内容更互动,消费更积极。

  当然了夜游照明设计也不能忽视了儿童、中老年人,所以灯光要怎么更好地让年轻人感觉有趣,儿童生动互融,中年人感知亲切,老年人体会便利,这样的夜游无疑是成功的。

  文创就是基于这些而诞生,用文创为粘合剂,将灯光、商业、营销融合起来。哪怕我们玩抖音来做销售,也需要文创的介入,视频如何拍摄,主题怎么策划,宣传语、节奏带动、推广时间等等,没有文创的夜游几无价值。

  从上述讲述中可以看到,今天我们的行业确实正站在一个分水岭上。照明需要和更多不同领域去整合,再也不能将照明当做孤立的事物,强行和城市、乡村、景区、主题乐园、特色小镇等等载体发生关系。以前的那套玩法随着市政亮化以“过度化”和“面子工程”原因紧急叫停而成为过去式,回归日常化、生活化成为大趋势。“上帝”打开了新的窗口,其实也是给了照明行业更蓬勃的生机,让它适应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

  彩虹总在风雨后。

声明: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由光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
收藏
举报
images
举报
城市光网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