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微博
Qzone
微信

如何发展夜经济?政协委员和专家是这么说的!!

城市光网2019-08-27 09:16:55

近来,夜经济成为时代的热词。全国各地为拉动经济的增长,纷纷出台促进夜间经济发展的规划和措施,希冀从政策层面鼓励多种业态的充分发展,提振经济。夜间经济作为现代城市业态之一,正逐渐成为推动城市品质建设和促进居民消费升级进程的重要抓手。

微信图片_20190822165836.jpg

夜经济继续升温

2019年,继上海、北京、济南等城市之后,8月又有多个城市陆续出台夜经济政策:

8月2日,天津市商务局印发了《关于打造我市夜间经济街区可持续高品质发展2.0版的实施方案》,将依托已运营的夜间经济示范街区,探索四季常态运营服务模式,突出差异化特色化定位,优化丰富业态,打造夜间消费新场景;

8月19日,广州市发改委印发《广州市推动夜间经济发展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根据方案,到2022年,力争形成13个全国知名的商圈和一批精品文化项目,全市夜间经济集聚区达到30个,部分区域试行分时段夜间步行街。方案明确,将推动夜间经济对全市的经济贡献不断提升,打造国际知名的“广州之夜”品牌。

微信图片_20190822165822.jpg

8月20日,石家庄市夜经济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石家庄市2019年推进夜经济再提升工作方案》,将推进夜经济再提升,对12条特色商业街区进行提档升级,进一步完善形成以主城区为核心,新三区和正定县为重点的“一轴、一水、一大道、多商圈、多节点”的多元化夜经济发展格局等等。

由此可见,作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引擎,夜经济不仅为消费者带来更为丰富的夜生活,同时也是一片新的市场蓝海,是万亿等待被挖掘的商机,可谓是炙手可热。并且,随着其蕴藏的市场潜力不断显现,越来越受到各级政府的重视,热度不断。

如何发展夜经济

夜经济作为如此重要的一种经济形式,我们该如何发展呢?下面,我们看看政协委员以及专家学者等对夜经济有何看法以及在他们看来夜经济应如何发展的。

【政协委员】

全国政协委员杜明燕:

发展夜经济,对于拉动内需,刺激经济发展具有积极作用,并且可以为进城务工人员提供就业岗位,给予他们谋生的手段。但夜晚的经济活动与白天相比,一定要差异化发展。一些大的旅游城市,如北京、上海、成都等,可在特色文化旅游上下功夫;而对少数民族地区来说,发展夜经济需要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传承与当地特色餐饮结合起来。

微信图片_20190822165833.jpg

北京市政协委员宋慰祖:

当下是“文化引领、科技支撑、需求导向、设计方法”的新时代,“夜经济”正是迎合了消费者的需求,因而成了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作为旅游产业的配套产业,夜经济要以文化产业消费为引领培育驻唱演出、艺术展览为主的夜间文化娱乐活动;要发展以特色餐饮、老字号、创意食品为主导的饮食业;发展以轻奢品为主导的消费品设计制造业和旅游购物商业模式。我们发展夜经济,必须研究夜经济的消费对象是谁,消费需求是什么。夜经济是需要走出“斗室”的产业业态,“光着膀子喝啤酒,卡拉OK吼一宿”的消费时代早就过去了。

【专家学者】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王蕴:

现在的“夜经济”是一种多业态融合的复合型经济,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线上线下融合;二是不同业态之间的混搭。如“购物+休闲娱乐”“购物+体育”等,商旅文各种业态的综合发展,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对多种夜间消费体验的需求。夜经济的发展一方面与城市气候、地理环境有关,另一方面还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因此,各地在发展“夜经济”时,一定要立足城市自身情况和当地百姓实际需求,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不能为了发展而发展。此外,政府应该通过政策释放一些积极信号,引导鼓励市场主体从供给侧进行改革,并为“夜经济”发展做好服务保障。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

目前我国城市夜间经济多以餐饮、购物等消费为主,夜间消费供给结构还需进一步优化,顺应消费者由商品消费向服务消费升级的趋势。

微信图片_20190822165843.jpg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

发展夜间经济应充分挖掘本地夜间休闲资源,结合自身文化特点,打造休闲娱乐项目,如天津的相声曲艺文化、苏州的评弹文化等。在中国旅游研究院对游客夜游体验需求的调查中,文化节市活动、文化场所参观等活动占比位居前列,这也说明夜间经济在提升特色文化优势方面有很大发展空间。

首都经贸大学城市学院副教授王晖:

夜经济应结合市场实际需求稳步发展,不要夸大其实际需求量。其实有许多市场自发形成的夜经济活跃的城市,比如广州、香港、台北等。北京冬天寒冷,夜经济的繁荣时段主要还是在夏季。在全球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北京向外转移非首都功能、经济转型的背景下,夜经济定将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但北京发展夜经济的同时,对其治安和食品卫生方面的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微信图片_20190822165839.jpg

东北财经大学中国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天勇:

发展“夜经济”不能靠政府定义,政府部门不能用政策和条例把“夜经济”管死了,更不能以罚代管,甚至出了问题一关了之。政府要起到放活和管好的双重作用。硬件要配套,应提供灯光电资源、合理延长公共交通运营时间等;软件要管好,充分研究“夜经济”的特点,有针对性地解决城市环境、治安巡逻等随之而来的隐性问题。选择“夜经济”发展模式要百花齐放,留足政策空间,发挥市场力量。

声明: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由光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
收藏
举报
images
举报
城市光网微信平台